复旦大学植物学教授钟扬:追寻雪莲的生命高度

2015-09-01 09:54:46    来源:解放日报    作者:彭德倩

【劳模精神在校园】

鼠麴雪兔子,有一个更广为人知的名字:高山雪莲。1938年,德国探险家希普顿在海拔6300米左右的珠穆朗玛峰南坡采集到这一神奇的物种,将其记载为世界上分布最高的高等植物。今天,对高山雪莲的深入研究将有助于人类了解全球气候变化与高原生物响应间的关系。为此,复旦大学教授、植物学专家钟扬,与他的学生、西藏大学同事扎西次仁和拉琼一行,一次次前往珠峰,终于在海拔6100米以上的北坡采集到了宝贵的样品。
  15年前,他独自踏上地球“第三极”,只为探寻生物进化的轨迹;15年间,他为西藏大学争取到了第一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成为西藏自治区第一位长江特聘教授,帮助西藏大学培养出了第一位植物学博士,带出了西藏自治区第一个生物学教育部创新团队,开始参与国际竞争。“援藏,不仅是奉献,更是与当地师生一起,探寻可持续发展的动力,”钟扬说。日前,他获评“2010-2014年上海市先进工作者”称号。
  主动留藏培养地方队
  青藏高原是全球生物多样性研究的“热点”地区之一,100多年来,国内外学者对这里的植物资源及其特殊生态环境的研究兴趣有增无减,培养出一支西藏“地方队”尤显重要。钟扬主动找到西藏大学:“西藏的研究条件得天独厚,生物学科肯定能够做好。”在复旦大学支持下,他开始在西藏大学从事科研合作,当时并没有任何额外待遇。
  “创业”之初,最大的障碍并不是高原反应,而是信心。当钟扬提出“以项目带学科带队伍”时,西藏大学副教授琼次仁和不少老师一样,不相信能做得成,因为那里没人申请过一个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
  钟扬什么都没说,他和大家一次次去野外考察。2002年,他指导琼次仁等申请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未成功。第二年,“西藏大花红景天的居群分布、化学成分变化及地理信息系统研究”项目申报成功,轰动西藏大学。
  首批7位研究生毕业
  钟扬身兼复旦大学、西藏大学两校博士生导师,他招研究生时,最看重学生兴趣——喜欢做植物学研究才会招。就这样,他带出了藏族第一个植物学博士,也带出了哈萨克族第一个植物学博士。在他眼中,当地学生熟悉地形,了解当地生物分布,如果受到良好的科研训练,完全可以做出成果。
  令钟扬欣慰的是,今年6月,西藏大学第一批7位生物学研究生毕业,他们中的绝大部分都留在西藏工作。
  有一种植物名为拟南芥,研究价值堪比果蝇和小白鼠。寻找特殊的拟南芥材料,成为全球植物学界竞争的方向之一。在钟扬指导下,两位学生许敏和赵宁,利用休息时间,每周末坐公交外加爬山路,爬上4000多米海拔高峰寻访,终于找到一种全新的拟南芥生态型。这一发现即将正式发表,钟扬将其命名为“XZ生态型”,那既是两位年轻人姓的缩写,更是西藏首字母组合,意义非凡。
  “这是西藏的馈赠,也是大自然的回报。”钟扬说。
  筹建研究院吸引人才
  十几年往返上海西藏两地,在海拔数千米的高山上奔波探查,个子高大的钟扬教授,如今每分钟心跳只有44下。今年5月,他大病一场。但他一边休养,一边筹划着明年在西藏的考察任务。
  原来,在西藏大学支持下,钟扬提出在成都和上海分设西藏研究院的计划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建中。如能实现,将有更多内地人才“不在西藏生活,却为西藏工作”,这一西部高校学科发展创新机制,如今是他的头等大事。
  曾有人问钟扬,如果不去西藏,留在上海专心搞研究发论文,是否有更多成就。“也许是吧”,他答得坦率,却并不后悔。在复旦大学先进党员报告会上,他用自己对高山雪莲的热爱,来完整回答——“雪莲的青藏高原种群相较其他环境优越地区的种群,明显要差得多,但这些矮小的植株竟能耐受干旱、狂风、贫瘠的土壤以及45摄氏度的昼夜温差。生物学上的合理解释是:它之所以能成为世界上分布最高的植物,就是靠这些一群又一群不起眼的小草,向新的高地一代又一代地缓慢推进……当一个物种要拓展其疆域而必须迎接恶劣环境挑战的时候,总是需要一些先锋者牺牲个体优势,以换取整个群体乃至物种新的生存空间和发展机遇。先锋者为成功者奠定了基础,它们在生命的高度上应该是一致的。这就是生长于珠穆朗玛峰的高山雪莲给我的人生启示。”

责任编辑:陆芸
微博关注上海教育新闻网
更多>>

图说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