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岩松:漂亮的输本身就是一种成功

2014-04-24 09:59:11    来源:上海教育新闻网-东方教育时报    作者:胡思华
  • “漂亮的输本身就是一种成功”
    (摄影:李梦迪)

4月12日下午,中央电视台新闻评论员、著名主持人、“中国十大杰出青年”白岩松应邀做客上海交通大学励志讲坛,与师生分享他20年来的人生体悟。

白岩松说他是一个非常喜欢去大学里跟大学生交流的人。他不是第一次来上海交大,很多年之前,白岩松与上海交大台湾研究所的老师交流过。他说这就是缘分。
  “感触完了就表达,谁在追寻?”
  有一个学者说:我们探究一个人的创作往往有三个过程,起于感触,首先你要创作一首诗一定有最初的感触,马上打动了你,这件事我要做。感触完了之后不能立即进入表达,要去追寻,等追寻到足够漫长之后觉得一切成熟了才走向表达。这个学者所说的“追寻”深深地触动了白岩松。白岩松感慨地说:“很多的东西都是感触完了就表达,寿命很短。”白岩松举例说,电影 《辛德勒的名单》,在被斯皮尔伯格买了剧本之后被放了10年,这10就是追寻,他没有感触完了立即就去表达,而是沉下来去放了10年。白岩松现在常要用这三个词去衡量自己,做任何一件事情,快速拥有感触急于去表达时,要想有没有这种追寻的过程。
  白岩松认为,探讨一个人,一定来自于感触,这个人太有意思了,但是在你见到他之前你要做多少工作,甚至不客气地说都要做到你提出的哪个问题他会有怎样的回答你已经大致都清楚了,你才可能走到他的面前提问。尤其在当下的时代如何在表达和感触之间把追寻加进去,白岩松觉得是当下中国甚至这个时代必须要有的东西。
  对漂亮的输缺乏应有的尊重
  在白岩松看来,在中国的观念里面对漂亮的输缺乏应有的尊重,所以导致我们的成功学和厚黑学更加丰满。把成功当成了最重要的标准,陪伴它的就是不择手段,厚黑学也应运而生。白岩松说,我们为什么不能把漂亮的输和失败也当成一种成功呢?当你的人生有了一定的阅历之后你会明白,有很多让你热泪盈眶的输以及失败是让你极其难忘的。
  白岩松还记得他在上大学的时候第一次哭,就是因为他们的球队输球了。很多年后他回忆那天的气氛都感到无比兴奋。他说,那场哭恰恰证明我们经历的失败太少了。很多年之后当你经历了很多无形的打击你才会知道原来的那种输一场球简直是莫大的成功。
  2012年伦敦奥运会的口号叫激励一代人,伦敦奥运会在结束的时候有记者问伦敦奥组委,这次奥运会你们感受到的和你们想的体育是如何激励新的一代的?伦敦奥组委的一位先生说,体育会教给孩子们如何去赢,同时教会孩子如何体面并且有尊严地输。当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白岩松热泪盈眶。白岩松认为这是体育最大的魅力。这也是为什么他从一开始就支持他的孩子去参加体育,因为在足球场上有中国少见的挫折教育,你不可能总赢。白岩松说,对于年轻人来说,也同样是这个道理。他希望伦敦的这句话能成为大学生告别大学的一句话。
  “从功利的角度来说,如果没有输你不会想到去突破,你不会想到老天爷在拿走你一样东西的时候再给予你一样东西。”白岩松以导演李安的经历为例,说明暂时的失败才是一种财富。“中国人相当多的不幸福感不是自己缺什么而造成的,而是看到别人比你多什么造成的。所以怎么样去调整一种心态,当你面临失败的时候其实本身就在给予你很多东西。从不功利的角度来说,漂亮的输是另外一种成功。”
  不从意义中解脱出来不会有创造力
  在白岩松看来,讲究意义的过度,毁掉了无数人的趣味。他说,我们从小到大就是在写着各种段落大意、中心思想的过程中来的,因此无数的人拖着教育沉沉的尾巴,别看你“80后”、“90后”,你一张嘴,比你爷爷新锐不了多少。白岩松说,一切要从意义的角度去衡量,让中国人靠不近音乐,欣赏不了舞蹈,把待着当成一种犯罪。比如说有很多人不喜欢古典音乐是因为听不懂,一个“懂”字拒绝了无数的中国人靠近最美好的音乐。
  1985年白岩松上大学时,广东的一个朋友带了一盘 《梁山伯与祝英台》的磁带,那磁带好,很厚的文字注释,把这里边的每一段代表着什么全写得明明白白。当他看完了文字之后他说他懂音乐了,起码他懂了梁山伯与祝英台,到现在他从来不听《梁山伯与祝英台》,只要一听这个音乐就觉得这个是封建势力。因为“懂”,他失去了欣赏这个音乐的机会。现在他才知道,音乐本身强调文字无法表达的东西,有错综复杂的感受,而不是懂。1995年的冬天白岩松永远忘不了,他听柴可夫斯基的音乐,沉浸在非常寂寞清冷但是极其开心的氛围里。在第一乐章的转折小提琴的音乐一响起他嚎啕大哭。这不需要他懂,他处在一种对老人探寻的心静之中,有无数次这样的感受。白岩松说,当你带着感受触碰很多东西的时候意义就呈现了。
  很多年前,白岩松说过,中国有一个很怪异的现象,笑都要带着各种意义,其实笑就是最大的意义。我们做各种晚会都是这样的,笑得很好,可是缺点意义。但是当意义存在的时候意义消失了。“我们怎么去解放自己?”白岩松面对年轻的大学生诚恳地说,“如果不从意义中解脱出来,你不会有创造力。”
  白岩松曾遇见一个新的现代舞的团队在拍摄舞蹈,他们的演出曾在全世界引起巨大的震动。他们的一个艺评人这样谈论意义:当你看表演的过程就是你自己的一个空和满的过程的挣扎,你关注到他的舞蹈当中的时候你发现你是前所未有地喜爱他,开始靠近他。白岩松特别期待更多的中国的年轻人拥有这样的一种感受,不再是用意义解读意义,而是把意义藏在过程里。
  走向社会要多一份好奇
  白岩松衷心希望大学生走向社会的时候要知道,面对一切变动和未知用好奇而不是用恐惧去面对它。白岩松觉得,推动人类的进步是好奇构成的。白岩松说,你们总说科学家发明了很多的东西9点多还在实验室呢,不是因为他多么敬业,而是好奇。我看到很多抱怨者早已对生活失去了好奇,没有勇气面对等待。人生就是磨练你自己,一切都准备好,请放心,老天爷这辈子会敲你好几次门的,你准备好了,老天爷敲门的时候你赶紧开门,我们要用好奇的心情去等待。
  白岩松经常看到很多年轻人觉得不变最好。在白岩松看来,要学会拥有一种好奇,要敢于迎接变革。他们的很多节目的第一期都是他做的。包括现在他也在做改版,很多人觉得很好了,为什么要变?白岩松认为坚持就是胜利这句话有点绝对了,相当多的时候坚持就是失败,因为坚持往往意味着你不好奇了,你只不过是为坚持而坚持了,坚持怎么可能带来胜利呢?
  白岩松现在在练长跑,很多人说你是不是要坚持,他说其实他很少坚持,他享受长跑中的乐趣,因此用好奇要比用坚持强得多。“如果你多一份好奇你就把等待变成好日子,如果是不好奇,你就会把平淡的事变成了坏事。”白岩松说。
  对话:

新闻是我的信仰 跟坚持没有关系
  问:您在央视做节目,包括做新闻评论的时候有没有一些压力?
  白岩松:全世界的新闻人都永远面临压力,来源不同而已。选择一个职业就意味着选择一种生活方式,对我来说1985年走进新闻系的时候就做好了这个准备。
  问:您曾当过记者,是主持人,也是一个新闻人,在一篇文章中您说您更倾向于记者的称谓,您为什么这样钟情于记者这样的职业?
  白岩松:记者很简单,因为它是一个行当,主持人只是这个行当中的一类。我们是用一个大的概念去衡量,我在这个行当里做什么,首先我是一个记者,记者是一个大的概念。有一个年轻人问卡萨尔斯怎么样成为一个优秀的大提琴家,他说首先成为一个人,听听音乐,再练练大提琴,这样就成为一个优秀的音乐家了。
  问:您刚才演讲时候说座右铭往往是一个人做不到的事情,您有座右铭吗?如果有的话可不可以跟我们分享一下,如果没有的话是没有找到还是怎么样?

白岩松:我的座右铭就是慢慢地活着,太快了,我们现在慢下来很难。但是慢不下来也得想办法慢下来。这就取决于你怎么去看待很多事情,善于不善于忙里偷闲了。人一出生有一点无法更改,直奔死亡而去,单行线,天天忙得昏天黑地的,很多美好的事情都错过了。我们的人生要有趣味,一个活着没有趣味的人你指望他把事情做得有趣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希望一切过得慢点。中国人怎么现在这么急功近利?全是马上,我就希望马儿你慢些走。
  问:现在年龄偏大的新闻人越来越少,刚才您否定了坚持这个词,在我理解坚持和煎熬就一步之遥,如果你把工作当成煎熬的话做不了多长时间,您这么长时间应该说是新闻人当中的一个表率,是什么让您一直以这么大的热情投入到这个工作当中?
  白岩松:新闻是我的信仰,跟坚持没有关系。我依然相信新闻可以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一点。当很多人都不做新闻的时候,我觉得我继续做不也挺有意思的吗?时间长了爱吃肉的人都变成爱吃青菜了,我的菜有的时候价值有所转变,但是最重要的是,它是我的信仰。


责任编辑:陆芸
微博关注上海教育新闻网
更多>>

图说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