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惊天动地事,做隐姓埋名人” 一位老学长的感人故事

2018-09-19 15:59:18    来源:人民网   

9月16日,长春理工大学气氛热烈,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笑容,来自海内外的3000余名校友同社会各界友人一道,共同庆祝学校六十华诞。在喜悦的气氛中,一位已经毕业55年的老学长的故事,被学校一名参与接待工作的年轻教师发到自己的微信朋友圈后,瞬间被校友、师生刷屏,无数人被这位老学长的故事感动,为其点赞。

下面,是长春理工大学年轻教师肖夏写下的老学长的故事:

长春理工大学60年校庆,我有幸参与其中,承担接待校友任务,想给大家讲一个老校友的故事。

老人叫蒋长青,他是1958年建校后第一届学生,今年八十有余,是第一位来报到的校友。来的时候穿着破旧的衣服鞋子,背着不能再破旧的皮包。请他登记信息时,在职务一栏,老爷子想了想,填了中国某兵器集团工程师,隔了几秒,在工程师前面又加上“高级”两个字。老爷子说,他1958年入学,在学校5年经常有吃不饱的时候,由于是南方人,学校每月分给他4斤大米,他不忍心东北同学吃不到大米,有时就把分给他的大米分给其他同学一半。最困难的时候学校没有米了,就把苞米打下来的皮做成饼吃掉。蒋老告诉我,即便如此,他们班的同学也从未动摇过为祖国国防事业奉献的决心。

毕业后他被分配到大山里搞兵器研究。曾经有一个项目到最后阶段进行不下去了,所有人都撤离了,他一个人没日没夜地坚持了40多天,最终获得成功,如期开了产品鉴定会。还有一个由工厂和北京理工大学联合研发的国家重点光学检测仪器的研发项目,他担任该项目的副总设计师,仅仅通过一年半的努力便完成了研制任务,研究成果获得国家一等奖。当王大珩院士验收时问“这是谁研究出来的”,他的领导说:“这就是你们的学生蒋长青研究出来的!”那个时候,他真的非常骄傲。他说,咱们学校在军工行业口碑很好,咱们培养的学生很能吃苦!

当天上午,我们提出派学生陪同他游览学校,他拒绝了,说不麻烦学校。我们又提出等他溜达完了我们开车送他去宾馆,他又拒绝了。最后我们说,等他回家时我们安排送站,他还是拒绝说:“学校很忙的,我不想给学校添麻烦。”说完,他就一个人步行去了西校区。

下午老爷子回来了,说他想了想,还是应该把职务填完整,于是他在职务一栏填了“副总工程师”。之后对我们说:“我从来不愿意说我是什么职务,但是想了想,今天是校庆,我应该让母校知道,母校培养了一个人才,这是光荣的事。”晚上老爷子又来了,说姑娘我想麻烦你一件事,帮我找当年的本科毕业论文老师,今年92岁,叫陈星旦,是中科院院士,如果我这次找不到他,可能下次就没机会了。我们马上把老爷子的心愿告诉了校办,校办的李聪老师马上就去落实了。

这个简单的事,可能是老爷子唯一想麻烦学校的事儿了。今天很遗憾没有再碰到蒋老,如果碰到,我想告诉他,感谢您让我真切地理解了这场校庆的意义。

9月18日,长春理工大学党委副书记、副校长苏忠民告诉记者,在校庆第二天,自己看到微信朋友圈里师生转发的蒋长青学长的故事和照片,非常感动。当时,老学长已经出发去火车站准备回家了,学校立刻派人去追老学长,追上后把老学长请回了学校,“看着老学长简朴的装束,一头白发,那一刻,我流泪了”。

在学校的安排下,蒋长青学长如愿以偿,与恩师、应用光学专家陈星旦院士见面,学校请来了老学长的同学一起参加。老学长见到恩师后非常激动,眼睛里闪烁着泪光,他向恩师汇报了自己毕业后50多年来的工作和科研情况,两人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肖夏告诉记者,这次接待老学长,让她受到一次深刻的教育和精神洗礼,“老一代学长身上热爱祖国、无私奉献、艰苦奋斗的精神和境界,是我们年轻人所缺少的,我们非常敬佩和感动”。

一位网友说:“我上网搜索了一下,找不到蒋长青老人的信息,我确认蒋老就是习近平总书记所讲的‘干惊天动地事,做隐姓埋名人’的那一类可敬的科学家!”

长春理工大学原名长春光学精密机械学院,是新中国第一所培养光学专门人才的高校,1958年由中国科学院创办,“两弹一星”功勋科学家、两院院士王大珩先生为学校第一任院长。作为“兵工七子”高校之一,建校60年来,学校为祖国兵器工业培养输送了16万名优秀人才,有力推动了我国兵器科技的创新发展。(陈帆波)

■短评

校庆要“庆”什么

近段时间,全国不少高校正在或将要举办校庆活动。长春理工大学校庆活动上蒋长青老学长的故事,值得我们思考。

大学举办校庆,意义在于将数十年甚至上百年办学历程中积淀的精神和文化内涵进行梳理,加以展示和弘扬;在于为广大校友、师生提供一个相聚和交流的平台,增进学校凝聚力;在于向社会展示多年来在教学、科研、服务社会方面取得的成就,提高学校声誉。这些骄人成就和精神塑造,是由广大校友共同创造,并由代代学子薪火相传。

蒋长青毕业50多年来,为了祖国和人民,在大山里隐姓埋名、艰苦奋斗,将自己的一切奉献给了祖国兵器工业的发展,“干的是惊天动地的事,做的却是隐姓埋名的人”。如今,虽已年逾八旬、白发苍苍,但他对母校的深情、对师长的感恩、对祖国的赤诚,通过校庆返校时简单的举动和朴实的话语,依然激荡着我们的内心,令人感佩。

对大学来说,校庆要庆祝的,不是年岁,不是各种繁花盛宴的活动,而是母校的情谊与精神,是像蒋长青这样让母校为之骄傲的校友。将这种精神在教书育人中发扬光大,才是大学追求的价值和使命。

责任编辑:孙雪莹
微博关注上海教育新闻网
更多>>

图说教育

主办单位:上海教育报刊总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