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霾停课”,让我们看清了什么?

2014-03-12 10:39:06    来源:东方教育时报    作者:邱磊
  “雾霾”一词,在近两年的媒体上镜率中居高不下。今年2月以来,更是成为热词而引发了广泛关注,有关“厚德载雾”“霾头苦干”“自强不吸”等网络自嘲式的调侃,也倒逼人们审视和反思当今日趋严重的环境问题。在此背景下,北大附中初中部在连遭数日雾霾天气后,决定全校停课,改由学生在家学习,教师在线辅导。当地教委惊闻后,立即勒令复课,并派专人监督,不过事与愿违,倔强的校方依然将“停课”进行到底。
  不管是当地教委,还是校方,相信他们都清楚雾霾天气对人体的伤害性,尤其是在引发儿童哮喘等呼吸道疾病方面的危险。不过,彼此的应对之道就别如天壤了。前者主张禁止户外运动,但不能停课,否则此例一开,动辄放假,各自为政,岂不乱了套?后者主张停课,非但要停,且恢复上课还要经由学校、学生、家长三方商榷。有趣的是,这两种基于不同立场的逻辑,都能让当事双方振振有词地为自己辩护。比如,就教委来说,按章办事、按理出牌、令行禁止绝对是学校应尽的义务;但就学校来说,非常之事,行非常之宜,且作为独立法人,其在事关学生健康的不可抗力面前,孰轻孰重,难道就没有自主权利,还需要“早请示,晚汇报”吗?如今的教育生态,上至顶层设计,中至格局基调,下至操盘把控,都极为重视学生的身心健康,“生命”“关怀”“尊重”等词汇,也作为一种价值观,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认可,应该说,这是时代的进步,也是大势之趋。但若仔细分析,就会发现这种“进步”,并非如口头、文件、会议、报告中那样纯粹和光鲜,而是被行政化等外来因素所左右,有时候,这种扰动和裹挟足以抵消进步的意义,甚而变成教育版的权利游戏和利益攫夺。
  举例来说,当地教委也意识到雾霾的危害,所以要求“一律停止户外活动”。但这种制度设计和模式思维,无法考虑到各校的实际,更无法从“生命”的角度做出更具弹性和人性的优化选择。比如,孩子虽然可以“停止户外活动”,但他们的上学、放学,包括家长的接送,依然免不了“户外活动”,若由此导致交通意外,谁人担责?再如,有过敏、哮喘等相关诱发疾病的孩子,又该作何选择?如此种种,不再赘述。每一个疑问的背后,其实都指向一个具体而独特的孩子,也只有那些天天相陪着的父母、老师、学校才可考虑到。请问,孩子们的权利在哪里?
  由此推及,在“雾霾停课”事件中,当很多人仍在不遗余力地讨论“健康”“PM2.5”,乃至于建议气象部门“精确预报,分级设限”时,我们是不是应该关心一下教育的权利、学校的权利,能否在与传统的权力部门遭遇时得到尊重和保全?且不说教育去行政化的遥遥无期,亦不谈行政系统在“走程序”上时效性、适变性上的短板,仅就“权力边界”而言,就似乎已被篡改和模糊,更不用说权力的制约意识和敬畏意识了。
  我们希望,在教育的环境里,至少在“权利”与“权力”狭路相逢时,后者能被关进笼子中。“千人之诺诺,不如一士之谔谔”,在现实的博弈中,像北大附中这样坚持“不听话”的毕竟是少数,我们不知道今后还有多少次雾霾天,也不清楚除北京外,还有多少地区即将雾霾,但我们真的需要看得更清晰一些,对教育,对权利和权力,对未来。
责任编辑:陆芸
微博关注上海教育新闻网
更多>>

图说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