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评论聚焦】关键词:老年教育、故宫

2017-02-17 13:21:30    来源:上海教育新闻网    作者:陆芸整理编辑

防止老人被忽悠要靠老年教育

听课买药“像上班”,用毕生积蓄购买养生保健品,这是浙江嘉兴一些老人的生活。当被“养生保健”忽悠的老人为社会所关注,另一个问题随之浮现:不少老人愿意一掷千金购买保健品,却不愿一年花几百元去老年学校。云南省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调查显示,该省仅有5%的受访者愿意每年在老年教育方面投入1000元以上,超过60%受访者的老年教育投入意愿在200元以下。

老年人热衷购买保健品,其实买的是一个群体对温暖的渴望。老年人对于生存质量和品质的需求更为迫切和直接,他们不需要学历教育,注重学习内容贴近日常生活,比如医疗保健、文学艺术、文化娱乐、信息与科学技术。

面授学习是最受老年人欢迎的方式,老年学校本来可以满足老年人这样的需求。通过老年教育的杠杆联动作用,能够促进解决老年教育问题。遗憾的是,目前老年教育现状堪忧,教育供给不足、质量总体不高,造成老年人参与意愿不够。一些即使愿意接受老年教育的人,也没有明确目标,盲目跟风和从众。

目前,老年教育供给不足成了老年教育发展的瓶颈。在边疆民族地区,这种差距更大。据云南省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调查,云南省仅有2000余所老年大学(学校),每所每年仅能给400名老年人提供学习机会,全省老年教育入学机会仅80万个,有近520万老年人无法获得老年教育机会。老人们称,每年开学前都要上网抢相关专业的报名名额,许多不会用电脑的老人只能靠儿女帮忙抢课。但是,支持父母参加老年教育的儿女并不多,在随机受访的老年人中,仅有9%的老人家人支持其参加老年教育。

令人担忧的是,为数不多的老年教育机构教育水平还参差不齐。目前,超过98%的老年教育从业人员学历水平在高中、中专以下,从业人员缺乏老年教育专业知识,且多数是5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年轻人在老年教育机构从业的较少。由此造成老年教育者师资匮乏且水平一般,老年教育机构设备不齐全,课程设置、教学水平满意度低。这也造成许多老年人不愿意去老年学校。

保健品市场乱象显示,当前老年教育与人口老龄化趋势已形成巨大差距,两者严重不相适应,专业教育机构老龄化面临巨大挑战。在政府制订教育事业发展规划时,必须考虑到这一方面。(摘选自《中国青年报》,作者张文凌)

 

“给故宫腾地”打造国际化博物院

未来故宫的开放面积将达85%。据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透露,今后包括其在内的故宫一半员工约750人,都将搬出紫禁城办公。(2月13日中国新闻网)

2月12日,在“故宫讲坛”上,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说,《故宫保护总体规划》提出,“故宫管理用房大量占用文物建筑,文物建筑的自身条件及保护要求限制了使用部门的发展建设,用房需求与文物保护矛盾突出。管理用房布局分散,不利于业务关联密切的部门的日常沟通协调。”基于此,他向听众透露,根据上述规划,故宫最终的对外开放面积将达85.02%,预计750名故宫员工将搬出紫禁城。

这一消息,令人欣喜。一来,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带头,率领750名工作人员给故宫腾地,需要很大的魄力。这一牺牲自我、顾全大局的胸襟和做法,值得公众敬佩和点赞。二来,这一做法不仅能够进一步释放故宫空间,让更多游客领略到故宫文化的博大精深,而且也更有利于对故宫文物的保护。

其实,故宫一半员工将搬出紫禁城,还突出表明了故宫管理者对故宫保护“从我做起”的一种鲜明态度。目前,在文物保护方面,我们有些部门做得还很不够,比如,仍然抱有“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的心态,把文物保护地当做自己可以随意支配的资源,不仅在办公时占用大量文物建筑,而且还动辄占用文物建筑搞开发,这对文物保护很不利。此次故宫管理者主动舍弃了自己的利益,还文物建筑与故宫,这种精神和做法很值得称道。据悉,目前故宫有6000多件明清家具,而八成以上的家具因为受场地的限制,都没有机会与观众见面,这不能不说是个遗憾。

故宫,是当今中国最丰富、最博大、最具魅力的历史文化遗产,在当今“互联+”模式发展的推动下,更应该敞开大门,走向世界,进而成为世界上的顶级博物院。据悉,今年故宫将建外国文物博物馆、考古遗址博物馆和南大库明清家具陈列馆等。笔者以为,这就展示了故宫建设发展的新思路、新方向,笔者希望故宫决策者和管理者不断创新思维,把故宫建设成为真正的国际化的博物院,届时,相信不仅能够吸引更多的国内外游客,而且也会让故宫的国际地位大幅提升,故宫的品牌和形象大放异彩。(摘选自《燕赵晚报》,作者舒心萍)

 

教师生育成本不应家长承担

据媒体报道,河南驻马店第二高级中学某班女老师生二胎,但该班学生家长却被要求在“带班”代行老师职责和交600元钱中二选一,家长不愿意值班也不愿意交钱的,学生将不被允许进教室上晚自习。

相比排队怀孕、限期生产过期作废等奇葩规定,驻马店第二高级中学的“带班制”虽然没有简单粗暴地一“限”了之,但“折腾家长”的成本与情绪转嫁法背后,不难看到校方对本校女教师正当生育权利的不友好。

在《劳动法》及《妇女权益保障法》这些法律条文面前,校方直接“为难”女教师确实有失体面,于是学生家长就成为“替罪羊”。记者调查得知,学生家长所交的600元是用来请临时代课老师的,而且因为家长“带班”跨度在半年之久,不少需要外出打工的家长只能选择交钱。到底是怀孕的女老师,还是校方让学生家长交钱?此事来龙去脉有待查清,但不容辩驳的事实是:女老师怀孕而额外产生的生育成本由学生家长“被承担”了。

“全面二孩”实施以来,虽然社会生育意愿不如预期高涨,但确实给女职工偏多的用人单位带来难题。就学校而言,女教师怀孕后对教学秩序与教学质量的冲击,是家长与校方共同关注的问题。但在这道统筹题上,由于观念的固化和狭隘的利益观、迟钝的政策敏感力和迟滞的政策配套,不少管理部门交上的都是不及格的答卷。而以上这些,很难说与长期以来对生育行为的“污名化”无关。

就此事件中凸显的生育成本负担这一项来说,在生育成本须由社会共担已成为共识的语境中,学生家长“被承担”老师的生育成本不啻荒诞曲。校方有意或无意的“放任自流”固然需要谴责,但上级教育部门及其他有关部门应对措施的缺失,也同样需要重视。“全面二孩”落地一年有余,该政策对教学秩序可能产生的冲击、“后援”师资的储备与统筹等工作,理应进入议事日程。校方不愿意或者无力承担因二孩生育而产生的额外用工成本,有关教育行政管理部门就要做好兜底,这种兜底不仅应包括财政资金的兜底,还应包括制度的兜底。设计生育成本共担模式,调整继而扭转教师队伍的性别比例失调,都值得持续投入更多治理智慧。

老师怀孕家长“带班”荒谬现象的出现,揭开的只是生育政策转向这一大背景下,职业女性遭遇歧视的冰山一角。保障女性正当生育权利、充分释放人们的生育意愿,除了完善法律、加速政策配套,别无他法。(摘选自《光明日报》,作者王丹)

 

期待艺考少些套路

鸡年元宵节还没到,艺考已拉开序幕。目前,已有几万艺考学生聚集杭州,参加中国美术学院的校考。“不按套路”的考题,让一些考生心情郁闷,“半年多来拼命画‘彩头’(彩色人物头像),到考场一看题目却是风景。”

中国美术学院校考的出题,已不是第一次让人意外。几年前,美术院校招生考试画石膏人像是“标配”,而中国美术学院的考场却出现了真人模特,考的是彩色人物头像画。现在,几乎每家艺考培训画室都在学“彩头”,而考试命题又转向了别处。还有一年,色彩写生的考场里放了一把雨伞、一双雨靴,也让许多平时画惯了花瓶、水果等静物的考生措手不及。

越来越热门的艺考,成了应试教育的重灾区,特别是依附艺考而生的各种培训机构,充斥了突击培训、机械重复的“套路”,不少专业人士已深感这种模式对艺术人才培养的伤害。

在报考人数众多、竞争激烈的背景下,出现这类培训模式难以避免,但从艺术人才培养的长远效果来看鲜有益处,磨掉了许多学生对艺术最初的热爱与热情,磨掉灵气、仅余匠气。正如一名美院艺考生表达的无奈:“长时间的封闭式训练,每天重复一样的内容,就像套公式、写作业、抄答案一样,感觉不再爱画画了。”

都说“考试是指挥棒”,但真的理解“指挥棒”导向的深意了吗?“指挥棒”并不是画“彩头”或是画风景、画水果还是画雨具的区别,而是指向艺术教育、美的教育。

此种不按套路,目的就是希望打破多年来形成的备考陈规,把那些靠考前强化速成的考生挡在门外,最大限度“过滤”掉应试培训的影响,筛选出真正功底扎实、有艺术感知力和表现力的学生。可以预见,今后艺术人才培养和选拔,将更为看重艺术赏析能力、综合文化修养等素质,也将会有更多“不按套路”。

据统计,今年全国有6.5万学生报考中国美术学院,比去年增加了8000人次,其中杭州考点4.4万人,创近十年人数之最;相应的本科学生录取比例,也将超过40∶1。无论是否能考上心目中理想的院校,都希望这些爱艺术、追求美的初心不要改变。(摘选自《人民日报》,作者江南)


 


责任编辑:陆芸
微博关注上海教育新闻网
相关内容: 暂无相关内容
更多>>

图说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