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评论聚焦】关键词:大学生主播、遛娃师

2017-04-28 13:23:05    来源:上海教育新闻网    作者:陆芸整理编辑

“遛娃师”替代不了父母

遛娃是个技术活。到哪儿遛?怎么遛?考验着年轻爸妈的脑力和体力,也吸引了众多亲子企业的目光,成为不少商家掘金的窗口,一种新职业也应运而生——遛娃师,而且遛娃师的收入不菲,专门陪着孩子玩,就能月入近万元。

精细化育儿理念的深入人心,使得现代育儿分工越来越细。刚生下来的孩子每天洗澡后要抚触按摩,一岁了就开始上早教,添加辅食后开始请营养师合理配餐,三岁后更是要琴棋书画都学一点儿……而这些事情中的大多数,以前都是由爸爸妈妈自己来完成的,现在全部都细分开来,可以请专业人士来打理。遛娃师也是如此,看似新兴职业,但说白了,也就是早教老师与体育老师的结合体,其主要作用是让孩子们在户外活动时玩得更有趣。爸爸妈妈只要愿意,完全可以自己完成。

可是,如今的“80后”“90后”父母,一方面要坚定不移地贯彻精细化育儿,另一方面又没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亲力亲为,因此,他们希望专业化的遛娃师能够帮他们完成高质量的陪伴。应该说,有需求就有市场,遛娃师之所以前景广阔,收入优渥,正是因为父母们有强大的消费需求。

把孩子一天的时间切分成块,分别交给专业人士打理的方式,看似是科学育儿的体现,但未必能真正满足孩子的身心需求。有的时候,尤其是兴趣初始阶段,和孩子一起在操场上乱踢几脚球、在画纸上涂鸦,比专业的老师教导更能激发孩子的兴趣。对孩子的成长来说,最重要的是父母实实在在的陪伴和互动。不是隔着墙壁,我在里头学,父母在外头等;也不是我和其他小朋友跟遛娃师玩,父母在旁边看。要让孩子身心健康,必要的亲子时间是没法省掉的。遛娃师再新鲜有趣,也无法替代父母的作用。

遛娃看起来是个技术活,但这个技术其实并不需要多么高深的技能,只需要父母用心去观察,花时间去陪伴和了解自己的孩子,更多的是个靠时间累积起来的体力活。请个遛娃师,看似是精细化育儿,但说到底,不过是拿钱买自由的偷懒式育儿。(摘选自《广州日报》,作者谭敏)

 

平常心看待大学生主播的高收入

“美女大学生主播年入200万深圳买房,‘妈妈看到房后吓哭了’”,南方都市报微信公众号的一篇推送,集中了一连串当下热得发烫的元素,吹起了一阵不大不小的舆论风波。

在传统上被视为“象牙塔”的校园里,女大学生干起了容易被误解的“直播”行当,还轻松收入百万,让辛辛苦苦做家教勤工俭学的同学和仍在社会底层奋斗的父母几乎“怀疑人生”。这到底是都市媒体吸引眼球的炒作,还是生活的现实,现在还不能确定,尚待进一步确认。但有一点,现实中靠直播赚钱者大有其人。其中固然不乏低俗卖笑的,但也有清纯知性的。如果不戴有色眼镜,理性科学地分析之,或许可以对这一现象有更为客观的认识。

对于美女大学生主播挣大钱,公众最接受不了的是,即便没有卖笑,说说笑笑就挣了大钱,本身就有问题,说好的“勤劳致富”哪去了?原因恐怕在于,人类生产力的高速发展,一方面造成物质生产越来越高效,产品过剩、价格下降;另一方面,随着生产时间不断减少,业余时间不断增加,能帮助个人打发时间的服务要比满足个人物质需求的产品具有更大的市场价值。有些国家的运动员球技不怎么样,照样挣大钱,原因就在于球员帮球迷消磨掉了大把的多余时间。当然,美女大学生主播年入百万这样的故事,就算有,也是极个别的案例。

美女大学生主播能不能轻松挣钱,首先必须建立在遵纪守法、不违背公序良俗的前提之下。如果需要调节的话,一靠市场,服务的人多了,回报自然下降;二靠法律,也就是税收,尤其是递进税率,挣越多,税率越高。总之,只要不违法,不流于低俗,挣多挣少不是问题。

至于有人担心,大学生轻松挣钱颠覆同学的价值观,那是杞人忧天。毕竟并非所有同学都愿意或者有能力做直播,爱研究的,仍然会研究,爱金融的,仍然会搞金融,爱法律的,仍然会去当律师,这个世界永远不会只剩下一种人。反过来说,如果所有大学生都去做直播了,那其中一定会有人饿死,不是因为个人条件不具备,乏人问津,就是因为整体供过于求,平均收入急剧下降,入不敷出。

如果社会需要,大学生主播又能守住法律道德和公序良俗的底线,那就没有必要担心她们的收入会带来什么不利影响。曾几何时,超女选秀一夜成名,也曾让人担心对青少年产生不利影响。几年下来,要说没影响不可能,但要说影响得青少年“三观尽毁”,好像也没有那么回事。所以,对大学生该有的思想教育要继续,面对社会潮流,加大力度也是应该的。同时,放松心情,平和心态,在大学生创业得到国家鼓励的背景下,宽容、宽待思想开放、闯劲十足的大学生正常探索自己的人生道路,也是应该的。世界是变化的,价值观总会跟着生活发生相应变化。

引导大学生选择网络直播之外的道路,需要的不是关闭直播间,而是让大学生在其他道路也能实现多彩的人生价值。如果任何一个行业中只要兢兢业业,收入都够支付深圳一套房,美女大学生主播还会让其他大学生“心旌动摇、难以自持”?反过来,除了做直播,其他职业的薪酬都买不起房,那要大学生不对美女同学做直播挣大钱艳羡不已、跃跃欲试,就不容易了。坚守观念固然重要,但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创造观念得以存在的社会条件应该更加重要。(摘选自《中国教育报》,作者顾骏)

 

货币化的“名义”毁了孩子未来

随着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火遍全国,大众舆论的关注点从政治反腐渐渐扩散到社会生活、文化心理等诸多方面。这其中,以赚取同学“抄作业费”来代偿自己“踢球贿赂”的“小皮球”,道出了不少学校里不为人知的秘密。有趣的是,这些秘密竟然真的发生在现实中。据《中国青年报》报道,北京的黄女士最近发现,她刚上一年级的儿子靠帮同学写作业每天“挣得”不少牛肉干、糖果;另一位吴女士则爆料,“零食贿赂”成了儿子在班干部改选中的“秘密武器”。

看来,各路“小皮球们”不断刷新着人们对常识的认知下限。写作业拿好处、用零食换班干部、恶意记名字互怼、课文检查“货币化”等,这类势利而阴暗的利益表达或利益交换之举,微缩着成人世界的市侩与不堪。“交易”这一商业概念,英国古典经济学家亚当·斯密很早就洞见其本质在于满足个人的私利。正是在不同私利的作祟与交互中,成人世界才会出现货币、权力、人性、道德的多重利益叠加乃至利益冲突。而这种冲突早已突破了商业的边界,需要社会、法律、政治等相互规范与制衡,进而达成默契。毫无疑问,教育也是其中一员。

但这一切在“小皮球们”的眼中是无法理解的,他们所效仿的是物质化、功利性的现行交易。比方说,他们公开的“劳动代偿”自有其逻辑:别人抄袭我的作业,难道不需要付出点代价吗?至于贿选班干部,那不过是用钱或物去购买权力,彼此你情我愿,明码标价,又何错之有?我们发现,孩子们对商业逻辑有着天然的亲近感,加之天真无邪而显现的品质优势,如重诺、守信,更会推动这种倾向的发展。他们将自己对成人世界的解读,运用于校园生活中,自以为很成熟,这可以从他们骄傲地向家长、朋友展示自己的战利品,或是因“贿选”失败而满腹牢骚等种种迹象中可见一斑。

于是,我们看到教育在高速发展的商业社会中所面临的新问题。从儿童心理学上看,未成年人的世界认知方式还主要停留在依象画形阶段,照样画葫芦的具象能力远超抽象思维能力。物质化、功利性的商业模式让没有钱财概念的孩子初尝甜头,作业的外包与分工让其坐享其成。更为重要的是,此时的他们尚没有鲜明的善恶是非观,以为“在商言商”并没有错,但教育不等于商业,作业不等于商品,孩子更不等于商人。如果学生为了私利而肆意混乱两者的界限,且学校、老师任其自然,时间稍长,一旦行为固化,思维定势,那教育就真走到“满嘴主义,一心生意”的悬崖之边了。

从这个意义上说,学校和班级的传统管理已经到了需要反思和转型的分水岭了。对数据化考核的过度依赖,让教育本具有的人情味正在标准化管理体系中慢慢消弭,抽象的道德说教、价值灌输对擅长具象思维的孩子来说,除了令其虚伪与茫然,几乎劳而无功。一切货币化的轻慢之举只会使教育在精神上矮化、实践上俗化。如若忽视对孩子因势利导与差异教学,不承认他们的无限可能来自诱导与启发,那今天一个个的“小皮球”就真可能因货币化的“名义”,将自己的大好明天生生吞没。(摘选自《中国教育报》,作者邱磊)

 

每种阅读都是汲取知识

手机、平板电脑、电子书等便携式数码设备,如今已成为人们居家和出行的必备用品。机场、酒店、地铁、餐厅,任何一个角落里,无数双眼睛都会盯着手中的小屏幕,利用一切碎片化的时间进行阅读,这似乎已成为人们阅读的新习惯。

自20世纪关于电子阅读的概念诞生起,人们对于它和传统纸质书籍的讨论始终不绝于耳,二者对于读者群的争夺也日趋激烈。电子阅读的支持者认为,这种新介质体量轻巧、信息量大、互动方便;而纸质书籍的拥趸则表示,实体书适合长期保存,阅读时有鲜明的愉悦感和真实感。

美国《华盛顿邮报》的言论文章就对此进行过剖析:由于人们生活方式迎来巨大转变,每个人都必须多任务运作,因此大大压缩了人们进行深度阅读的时间,在这种情况下,能够随时随地进行的电子阅读,就成为必然选择。而一旦人们找到可以静下心来阅读的时间和环境,那么纸质书又会受到很多人的青睐。

挪威斯塔万格大学文学教授安妮—曼根认为,阅读是人与知识、技术之间的互动,电子图书通常会采用鲜艳的色彩、突出的插图甚至以音乐搭配来刺激读者的感官,适合于快速阅读,但在深层次的理解和记忆方面,则略有不足,尽管电子阅读界面通常有标志性的进度条或者剩余百分比等显示,但这些仅仅是视觉刺激物,而非感知性触觉;纸质书的触感和物理特性会对人们产生一种不同的认知和情感体验,诸如页面看起来怎么样、图书摸起来感觉如何,这些元素能够帮你拼凑起整个阅读过程的体验,这一点对于人们需要持续专注阅读的时候显得尤其重要。

事实上,在探讨书籍载体和阅读取向时,会发现一些有趣的现象。例如在同一节地铁车厢,既会有盯着手机的“低头族”,也不乏翻看纸质书籍和杂志的阅读者。与此同时,介质与内容也并无必然联系,欧洲哲学史和古希腊文学,会出现在“低头族”的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上,而纸质书籍和杂志,也会是言情小说和娱乐八卦经久不衰的载体。因此,各种阅读方式并非是对立和相互取代的关系,对于它们的选择,既要考虑到时间、空间等客观因素的影响,同时也有阅读者自身性格、习惯和心情等主观要素的考量。

读书是一个人,特别是年轻人心智培养、性格塑造、人生观引导的重要途径和方法,是人们获取知识的源泉。电子阅读也好,纸质书籍也罢,尽管形式差异,但殊途同归,关键是要将读者拉回到读书活动中来。客观全面地看待电子、网络阅读的兴起,在电子阅读和传统阅读之间正确取舍,使之达到共生共荣、相互补充的局面。学校、家庭乃至全社会都应该营造一种科学读书的氛围,对读者尤其是青年人的阅读行为进行合理引导。(摘选自《人民日报》,作者李潇)


责任编辑:陆芸
微博关注上海教育新闻网
更多>>

图说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