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评论聚焦】关键词:时代印记、寒门贵子

2017-05-05 13:48:59    来源:上海教育新闻网    作者:陆芸整理编辑

读懂年轻人身上的时代印记

5月3日的《新周刊》刊文称,如今,无公害、无国界、无禁忌、无现金的“四无青年”在青年人中比较普遍。

如何理解这“四无”?“无公害”大意是,年轻人更有道德感,比如自愿做义工的时间比过去几代人要多得多;“无国界”大意是,很多年轻人远赴海外留学,比父辈更有文化,更具国际视野;“无禁忌”指年轻人更愿意冒险、更喜欢尝试新事物;“无现金”则比较容易理解,指不少年轻人兜里不装现金,喜欢移动支付——支付宝2016年度的账单显示,支付宝活跃用户中,“90后”使用移动支付的比例高达91%。

二三十年前乃至更早之前,互联网并未普及,谁能知道“互联网+”?在较为封闭的年代里,出国殊为不易,能有多少年轻人具有负笈海外的经历?几年前,很多人都不知道共享经济为何物,不少人消费时带着厚厚的现金,也不知道支付宝为何物。

时代在变,这一代年轻人的视野、分享精神以及生活便利条件,远远超过上一代人,这正是大时代的真诚馈赠。以互联网为例,在一个开放的时代,“90后”“00后”已不由分说地成为互联网“原住民”,他们一出生就接触互联网,把上网当成最基本的生活方式,所展现的独立思想、开放品性、分享思维都让人赞不绝口,同时,他们更时尚,也更有高远视野。“长江后浪推前浪”,这是技术的赋能,也是时代进步的标注。

在感受时代新气象的同时,有两个现实问题需要明确:第一,无论时代的油彩多么绚丽,奋斗都应该是青年内心最坚实的价值坐标,“进前而勿顾后,背黑暗而向光明”,“冲决过去历史之网罗,破坏陈腐学说之囹圄,勿令僵尸枯骨,束缚现在活泼泼地之我”,这一特质不能丢。

第二,我们的社会也应该与时俱进,呼应新青年的心跳——他们如果更有视野,社会是不是也应该更具包容性?他们喜欢更便捷的时代,新技术的发展、新创造的涌现是否也能“水涨船高”?

有人说,年轻人将以更超脱的姿态、更稳定的情趣和更广阔的世界观宣誓他们的“主权”。“四无青年”来了,世界准备好了吗?(摘选自《工人日报》,作者王石川)

 

看“懒人经济”何必戴有色眼镜

近年来,互联网经济的发展使“懒人经济”“宅经济”在大学校园里流行起来。除了经常使用外卖软件和购物软件,高校甚至还出现了跑腿服务的软件,大学生连买水果、生活用品都要花钱请人送到寝室。高校渐起的“懒人经济”,真的说明大学生变懒了吗?

在工具理性大行其道的今天,交易双方各取所需的“懒人经济”找到了广阔的生存空间。“懒人经济”在带来商机的同时,也引发了一些人的担忧和焦虑。

“懒人经济”不仅是一种经济现象,也是一种文化现象和社会现象。作为一种亚文化,“懒人经济”流行于部分年轻人中间;作为拥抱互联网的“数字原生代”,当代大学生对新生事物更加开放、包容,能够减轻他们的负担、给他们带来便利的“懒人经济”,自然会得到他们的价值认同;一些人通过自己的劳动为他人跑腿,为他人排忧解难,正是有了这些人的劳动,另外一些人才有可能偷懒,成为“懒人”。现代化进程的滚滚车轮,让一些新兴职业不断出现。从这个角度说,“懒人经济”也具有正向功能,没有必要戴着有色眼镜去看待。“懒人经济”作为一种工具并没有原罪,关键在于是谁利用它、如何利用它。

高等教育作为一种社会流动的手段,承载着人们知识改变命运的文化认同和价值追求;大学生群体承载着成千上万家庭的希望,勤奋、上进、朝气蓬勃是公众对他们的角色期望。“懒人经济”显然打破了人们的刻板印象,在心理落差之下,人们往往会对“懒人经济”进行情绪性的批评质疑和先入为主的价值判断。在一个盛行符号互动的时代里,原本中性的“懒人经济”被贴上了好逸恶劳、急功近利、热衷走捷径、精神“早衰”、精致的利己主义者等标签。

面对“懒人经济”,一味地“以堵代疏”往往会适得其反。在公众权利意识不断增强的当下,那种自说自话的“我是为了你好”通常会遭遇更多排斥与不认同。事先没有深入了解实际情况,没有充分吸纳大学生的意见,就居高临下地对“懒人经济”进行简单、生硬的约束与控制,反而会遭遇大学生的抵触甚至激烈对抗。

以叫外卖为例,大学生叫外卖不能简单说是因为懒惰,也是对餐饮消费多样化、差异化的另类呈现。外卖食品可能不像食堂的饭菜那么干净卫生,却外表美观、吃着美味,还能够送到寝室;与午餐、晚餐时食堂人满为患相比,叫外卖有“私人定制”的滋味。“懒人经济”能够给用户提供更加优质的消费体验,得到了消费者的青睐。当课堂教学难以吸引大学生的注意,当师生互动匮乏“相见不相识”,点名签到便沦为某种意义上的“鸡肋”,不愿意上课的大学生便雇他人来应付关乎一门课程成绩的点名。当分身乏术的时候,一些不愿意麻烦别人、欠别人人情的大学生,宁可通过雇人跑腿的方式来领取快递。“懒人经济”的兴起,不仅是市场化的产物,也是师生关系和同学关系变化的结果。

面对“懒人经济”,也要区分来看。对于那些能够切实便利大学生、给他们提供更优质的商品和服务的“懒人经济”,我们要多一些开放、包容的“异质思维”;另一方面,对于那些需要大学生亲历亲为的事情,还是少一些“请他人代劳”。“懒人经济”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渴望“走捷径”的心态。饱含道德色彩的“懒人经济”,实际上隐伏着全社会精神层面的某种担心与焦虑。(摘选自《中国教育报》,作者杨朝清)

 

寒门贵子,贵在“奋斗”

近几年来,“寒门再难出贵子”的说法时常见诸舆论。在例如顶级高校农村娃比例渐少、招聘市场越发偏爱城市青年的报道中,人们似乎发现,尽管中国人口素质、教育水平有了巨大提升,但物质条件、生活阅历方面的差距仍然是一大批“寒门青年”出人头地的障碍。情况是否如此有待验证,但“寒门再难出贵子”的社会焦虑却现实存在。

谁才是今天社会中的“贵子”?“贵”并不意味着一定要升官发财,也不意味着必须拥有多么高的社会地位,而是代表着人生进步的可能性以及实现人生价值的机会。富二代、官二代无疑符合传统意义上的“贵”,但如果没有一技之长,不能凭借自身本领干事创业,所谓“贵”也不过停留在人生的浅表。相反,白手起家的寒门青年,凭借自身努力打拼出一片天地,创造了属于自己乃至整个社会的价值,“贵子”的称谓自然当之无愧。作为哈佛大学优秀毕业生代表之一的中国寒门学子何江,曾讲到自己成功的经验:“每到一个更大的地方、更大的平台,你会发现自己不懂的东西很多,而我相对来说,好奇心比较多,我就会有压力去把它学会,让自己不断补足短处。”

同时,网络文化高度繁荣的今天,寒门青年逆袭的方式也更加多元。之前,网名为“搬砖小伟”的湖北青年石神伟,凭借一系列自制的高难度健身视频,在短视频分享平台上吸引了超过百万粉丝。这位寒门青年从留守儿童、网瘾少年一路走来,用健身不断磨练和改变自己,传递着积极进取、拼搏向上的正能量,感动了无数网友。今天,许多像“搬砖小伟”这样寒门出身的“网红”,借助网络实现了自身的价值,也为社会进步传递着正能量。有人感慨,小伟的坚韧、低调和朴素,是这个时代的奢侈品,他是真正属于今天的“寒门贵子”。可以说,传播结构扁平化的互联网,为不少寒门青年打开了一扇改变人生的窗户,也创造了另外一种生命的可能。

现代社会科学的研究表明,一个人的成功很大程度上与他拥有的社会信任和社会支持力量相关。家庭出身、教育背景和工作平台确实影响着一个人的成长路径。然而在价值多元化、传播渠道扁平化的今天,不仅“贵子”的意涵有了更为丰富的面向,同时由网络构成的“强大朋友圈”,也时常能为寒门青年走向成功提供强大的社会支持力量。

一篇流行于网络的演讲词《寒门贵子》中,有这样一段话:“我们大部分人都不是出身豪门的,我们都要靠自己!所以你要相信:命运给你一个比别人低的起点是想告诉你,让你用你的一生去奋斗出一个绝地反击的故事。”这并不是鸡汤,而是说出了一个更为关键的问题:在今天这样一个充满无限可能的时代,寒门能否出贵子,很大程度上并不是一个关于“命运”的话题,而是一个关于“奋斗”的故事。(摘选自《人民日报》,作者高伟)

 

争取实习报酬终归要靠自己

现如今,大学生毕业前进入专业相关的机构实习,已经成为标配,没有实习经历,找工作时连简历也很难投出去。但实习报酬远未达到标配的程度。好的单位还会给一些,有的一分钱不给,还有的问学生要钱,名为“实习费”。差距如此之大,让大学生和公众觉得想不通。那么,能不能要求立法统一下大学生实习的各项待遇?想法很好,实行起来,难。

国家有劳动法,还有关于最低工资的规定,但前提是个人作为职工进入工作单位,哪怕处于“试用期”。这个身份规定是享受所有法定权利的前提。现在,大学生感觉上,实习也是工作,有些岗位要求也不低,光从时间上说,有一周要求“上班”六天的。但因为没有职工身份,做得再多,机构愿意给,就给;不愿意给,就可以不给。这看起来让人气愤,却不是一点道理没有。

实习,顾名思义首先是学习的过程,因为大学生只有书本知识,没有动手经验,需要补上实际操作的环节。在这个意义上,实习是机构提供给缺乏经验的大学生一个掌握技能的机会,可以视为课堂学习的继续和延伸。既然课堂学习需要付费,那么实习要求付费,也没有什么不合理。要说实习期间有产出,这固然不假,但实习过程需要有人指导,还存在出错的可能,机构需要承担额外成本。说到底,那些要求实习大学生付费的机构,一定是大学生愿意去的机构,在那里的实习经历一定有助于大学生未来就业乃至提高起薪点。

把大学生和公众最难以接受的实习还要贴钱的道理说明白之后,再来看其他不那么苛刻的机构给的高低不等的待遇,就容易理解了。一般容易上手、实习大学生很快也能出绩效的工作,实习机构往往愿意给出合理的待遇水平。这不是出于良心,而是因为市场竞争。试想,大学生能出活,津贴不高,更不用交五险一金,如此价廉物美,机构不用他们还用谁?如果机构都愿意采用,要的人多了,大学生不用坐地起价,市场自动把待遇调上去了,谁敢不给,谁又敢让人倒贴钱?

至于那些既不能提供高专业含金量的岗位,又不愿给合理报酬的机构却仍然可以大行其道,很大程度上不是老板良心不好,也不是法律缺乏,而是实习的机会不够,僧多粥少之下,大学生只能任其宰割。再不,就是大学生缺乏社会经验,不知道如何同机构谈判,在担心满足不了未来应聘机构要求实习经验的被动状态下,自投罗网,受到不合理盘剥。

由于实习过程中工作与学习的边界不清,专业含金量难以测定,要让法律来一刀切,将面临或者立法之后难以执行,或者严格执行后让实习机会大大减少的情况,最后都会让大学生难以接受。

大学生没有办法,法律也没有办法,但学校和教育主管部门还是有办法的。大学要把实习纳入教学计划,并提前对大学生进行社会实习环节的基本教育,提高他们的权利意识、选择能力和谈判技巧。大学生必须懂得如何选择实习岗位,不要单纯为了“补简历”而随便找一家机构,最后不但浪费了时间,还容易遭到不公平待遇。同时,必须在课堂教学中,培养大学生的基本能力,不要到了实习岗位上,什么动手能力都没有,丧失与机构谈判的筹码。如果真的没有能力,大学生不妨放下架子,认认真真地把没有专业含金量的工作做好了,再另找更合适的岗位,说不定就能拿到更好的实习报酬。市场不相信眼泪,实习报酬还得靠大学生自己争取。(摘选自《中国教育报》,作者顾骏)


责任编辑:陆芸
微博关注上海教育新闻网
更多>>

图说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