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更多的高技能人才当上“工人院士”

2016-12-16 15:32:11    来源:上海教育新闻网    作者:缪迅

12月8日,第十三届高技能人才表彰大会在京举行。人社部表彰全国30名“中华技能大奖”获得者和299名全国技术能手。上海隧道工程有限公司管涵顶进工李鸿、宝山钢铁股份有限公司热轧厂钳工王军、中国核工业第五建设有限公司焊工罗开峰位列“中华技能大奖”之列。

“中华技能大奖”是我国高技能人才的最高政府奖项,是给予高技能人才的顶尖荣誉,素来被誉为“工人院士”。此次上海获此项殊荣的人数占全国一成,数量创下历史新高。这是上海在“中华技能大奖”上的历史性突破,是上海近年来紧紧围绕产业发展需求,大力加强职业技能培训和高技能人才培养的成果。

与此同时,来自上海市人社局的数据显示,“十二五”期间,上海市高技能人才占技能劳动者比重从2010年的25.01%提高到了2015年的30.17%。年轻化、高学历化越来越成为上海高技能人才的写照。目前,上海高技能人才主体趋于年轻化,2015年上海市45岁以下中青年高技能人才所占比例已达到74.02%;大专以上学历的高技能人才所占比例达44.56%,占比超四成。 到2020年,力争使上海高技能人才占技能劳动者的比重达到35%。有了初具规模的“塔基”承托,将更有利于高技能人才如雨后春笋般地“冒尖”。

上海三位高技能“大咖”喜获被誉为“工人院士”的“中华技能大奖”这一好消息,和上海高技能人才趋向于高学历化这一趋势,或许会让很多正在高校就读的高职生、本科生和研究生为之心动吧;同时或许更会让很多高校尤其是已经和正在实现向培养应用型高技能人才这一办学方向转型的高校办学者心动吧。

由此笔者联想到近年来热议的“部分本科高校向应用技术类高校转型”这一话题。

目前,在我国高等教育体系中,研究型大学和高职高专院校的定位比较明确,而数量众多的地方本科院校作为“夹心层”,往往定位模糊,人才培养目标在“精英教育”和“应用型技术技能型人才”之间游移不定、彷徨踟蹰。于是,就不免出现了人才培养趋同,培养出来的学生往往在学业理论、研究能力上不足,“顶不了天”;在求职过程中因为职业的素质能力不符合行业企业岗位要求,又不愿意到基层需要的岗位就业,也“立不了地”。不上不下,相当的尴尬和窘迫。

近年来,世界经济形势和产业格局已经和正在继续发生深刻变化,实体经济正在重新回归。如今,在我国,“低碳经济”和“绿色增长”成为主题,经济升级和经济转型需要大量高中端技术类、服务类的人才,不仅是地方本科高校,即便是“985”、“211”这样的国家重点高校,也必须适应经济社会的发展,尽可能地实现高等教育结构与经济产业结构的匹配,培养更多高层次的技术技能人才。从绝大多数大学生毕业后终将要走上工作岗位、在职场上为社会服务、实现个人的人生价值这一角度而言,我们的各级各类大学所施行的专业教育是不是也可以说就是职业教育,当然可以细分为顶尖级、高端或中端等不同层级的职业教育。从这一角度而言,可以说,当下与未来,部分高校应“以培养产业转型升级和公共服务发展需要的高层次技术技能人才为主要目标”,主动服务于经济转型升级,在转型发展道路上一路小跑或大步迈进,这不仅是部分高校继续生存和求得新发展的不二选择,更是国家经济转型的现实需求和社会对高等教育人才培养的基本要求。

应对经济转型发展对部分高校乃至整个高等教育体系的新挑战,高校尤其是地方高校首当其冲,必须行动起来,将转型发展付诸办学新实践,不容犹豫再三、错失发展良机。而要破解高校转型之困,必须要解决“政府推而不动,行业合而不作,学校转而不变,教学改而无效”等困扰已久的问题,这就需要发挥国家和地方政府的指导推进作用、行业企业的参与指导作用、高校的主动跟进作用、教师在教学中的主动践行乃至社会各相关方的协同行动。这是一个综合性强、牵动面广、需要各方“协同作战”的大工程。需要不失时机地主动而为,也需要稳妥而有序地逐步推进。不可能“毕其功于一役”。唯此,高等教育与经济转型与社会发展的匹配度才能越来越适切,高等教育才能为培养越来越多的既有高技能、也有高学历的高技能“大咖”做出越来越大的贡献。人民满意的高等教育才能真正成为美好的现实。

责任编辑:程媛媛
微博关注上海教育新闻网
更多>>

图说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