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痛中坚持学习 “瓷娃娃”好成绩考上电子科大

2016-09-05 15:12:25    来源:华西都市报    作者:刘皓洋 实习生 王睿蕾

1997年,杜松懋出生在南充市南部县的一个工人家庭,自幼患有成骨不全症,一直不能自己行走。为了治病,他前后做了六次手术,不停地在四川北京来回跑,家中为了给他看病,花光了积蓄。屋漏偏逢连夜雨,在杜松懋十岁的时候他的父母离异了,杜松懋从此便和父亲相依为命。

小学时,杜松懋开始爱上学习,为了缓解做完手术后的疼痛,他用看书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初二再次病发,为了不落下学习,他夜以继日地在家埋头看书,在家休养两个月后就赶紧回到学校。虽然一直与病痛相伴,但对于学习,杜松懋从未放弃。功夫不负有心人,杜松懋今年高考取得了628分的好成绩,被电子科技大学录取。

他在病痛中爱上学习

5岁时,杜松懋就到北京开始接受手术,因此他没有能接受幼儿园的学前教育。手术完返家后,他渐渐喜欢上学习,但由于术后康复的需要,他没能上小学1年级。一开始是他自己在家里找一些书来看,慢慢了解一些拼音和笔画。后来,他让爸爸妈妈给他买一些课外书读,在书的陪伴下,不知不觉中,他的病情逐渐有了好转。

一年后,随着身体的康复,他怀着一颗激动的心,踏进了小学的大门。在学校里,他认识了许多朋友,也渐渐融入了这个集体。他发现上课很有趣,老师讲的知识十分神奇,他满怀希望,如饥似渴地投入到学习中。

可是,杜松懋的病需要后续治疗,他不得不终止学习,再次前往北京进行手术。手术的时间很长,他担心回去以后跟不上学习的进度,于是自己一个人默默在病房里看书,做练习。一边忍受手术后的痛苦,一边咬牙继续看书。“有时到了晚上,我疼得睡不着觉,便起床继续看书,投入其中,就暂时忘记了痛苦。”杜松懋说。

他夜以继日坚持学习

杜松懋十岁的时候,父母离异了。那段时间他情绪很低落,成绩也有所波动。但最后他还是勇敢地走出了阴影,擦擦泪,继续向前。最终,他以优异的成绩考进了全县最好的中学。

对于杜松懋来说,初中是一个崭新的环境,有更多学习机会,于是,他加倍努力投入到学习中。可是命运仿佛并没有同情他,初二,疾病再次发作,他不得不再次终止了学业回家养病。他知道初中学习的重要性,回到家后丝毫不敢放松,继续看书。可是初中的课程,他并不能全部看懂。老师和同学得知他的情况后纷纷到他家里给他讲题。

在家里休养的那段时间,白天,杜松懋会花许多时间研读课本,看完之后还会做大量的习题,他买的参考书有五六本,每本至少看了4遍,有的甚至他一看到题就能说出它的出处。另外,他也会花一部分时间仔细研究老师和同学给他的资料,并耐心地把做错了的题编成一个错题集,供日后查阅。

刚开始,杜松懋在周末也会放松一下。后来,他意识到他和同学们的差距越来越大,便放弃了周末,专心读书。养了两个月,病情还没有多大好转,杜松懋就迫不及待地在爸爸的搀扶下走进了教室,结果期中考试,他仍是全班第一。中考时,杜松懋的付出终于有了回报,他取得了2013年南充市中考南部县文考第一名。

他最感谢自己的父亲

杜松懋说,他心中最感谢的就是他的父亲。2004年,刚刚做完手术的杜松懋全身打上了石膏,需要去放射室做检查,医生嘱咐他父亲,杜松懋不能背,只能平端。父亲在抱着他去的路上不小心被输液线绊着了,就在他要摔出去的时候,父亲及时将他举起,自己重重地跪在了地上,导致膝盖受了重伤。一直到现在,父亲的膝盖还时常会痛。“没有比他更好的人了。”正是因为父亲的爱与支持,杜松懋选择坚持学习。“看着父亲四处求情借钱,我一度想过放弃学业,在父亲的宽慰和鼓励下,我还是坚持了下来。”

自父母离异后,杜松懋便和父亲相依为命。父亲文化低,只能打零工,每个月只有约1500元的收入。在父亲的心中,杜松懋是一个懂事听话的孩子。“他很有毅力,也很有耐心,每次手术做完都会有疼痛,那些疼痛是成人都无法承受的,他都会咬牙坚持,并且带着病痛学习。”

父亲谈到,杜松懋是个聪明的孩子,经常学习一坐就是10个小时以上,有时因为长期久坐,屁股上还会生疮。每天杜松懋上完晚自习回家,杜松懋的父亲就会陪着他从10点半复习到11点40分。“我的文化水平不高,看他的课本就像在看天书,他的学习也是全靠自学,每天晚上复习我都会在旁边陪着他。”虽然杜松懋的身体不方便,但是对于自己的父亲还是有着满满的关心。

“他很懂事,有时候我在旁边看书睡着了,他就会提醒我,叫我床上睡,看我被子没盖好,也会提醒我叫我把被子盖好。”杜松懋的父亲说。小学到初中,一直都是杜松懋的父亲背着他上学,高中手术后,杜松懋的大腿得到了恢复,能用拐杖了,就由继母照顾杜松懋。

他有了一个“好妈妈”

杜松懋的父亲在2013年经人介绍认识了现在杜松懋的继母李桂英。李桂英说,第一次见面时杜松懋的父亲就说明了自己的家庭情况,自己觉得他很老实,就想着相处一下。李桂英和两父子相处在一起很和谐,杜松懋也很懂事,高中三年,杜松懋的父亲在外打工,这三年都是李桂英在学校陪伴着他。

每天早上五点半李桂英就要起床做早饭,帮助杜松懋洗漱,然后搀扶着他去上学。杜松懋上厕所也必须要有人搀扶。上午10点半,她要去教室带杜松懋上厕所。“每次都要带杜松懋去上厕所,自己也要跟着进男厕所,学校的同学也都能理解,他们看到我也不会很惊讶。”中午为了避免人潮,李桂英要提前五分钟带他放学,下午一点半就要送去教室。五点半放学后,李桂英就把晚饭做好带去教室,也正好带杜松懋去上一趟厕所,等晚上晚自习结束后,她再去教室接他回家。就这样日复一日,她照顾了杜松懋三年。

在杜松懋印象中,有一天晚上母亲的肚子很痛,但还是忍痛去学校接杜松懋回家。回家后,杜松懋看到母亲肚子疼得在床上躺着,特别着急。给父亲打了电话以后就在家给母亲找药,端热水给她喝。李桂英说自己特别感动,因为杜松懋的身体不便,还一直照顾她关心她。李桂英说,到了大学她也会跟着去照顾,她把杜松懋当自己的儿子照顾,再苦再累她也心甘情愿。

他觉得自己没发挥好

今年高考,杜松懋克服了身体不便带来的困难,考了628的高分,可是,杜松懋自己对这个成绩不满意,觉得没有发挥到最好,但是被电子科技大学录取,他还是很开心。“平时他的成绩都是在660到670之间,高考628分的分数我觉得还是很遗憾。”父亲也觉得杜松懋高考没发挥好。

对于以后的打算,杜松懋想在大学考研,虽然身体的原因不能兼职打工,但是杜松懋决定全身心投入到学习当中,专攻电子信息工程。“因为我不能经常走动,父亲希望我能从事IT行业。”杜松懋说自己最感谢的就是父亲和继母李桂英了,希望将来能找到一个好工作,报答父母。(记者 刘皓洋 实习生 王睿蕾)


责任编辑:孙雪莹
微博关注上海教育新闻网
相关内容: 暂无相关内容
更多>>

图说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