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好作业”促成特殊音乐会 谁来与随迁子女弹钢琴? - 上海教育新闻网

“中国好作业”促成特殊音乐会 谁来与随迁子女弹钢琴?

2013-08-11 11:04:24    来源:上海教育新闻网    作者:洪卫林 刘时玉
  • “中国好作业”张黎明专场活动交流音乐会1
    参加“中国好作业”活动的同学们在张黎明教授指导下联奏乐曲。 (摄影:记者 赖鑫琳)
  • “中国好作业”张黎明专场活动交流音乐会3
    金汇学校钢琴班学员们的钢琴演奏充满感情。 (摄影:记者 赖鑫琳)
  • “中国好作业”张黎明专场活动交流音乐会2
    上海求真中学的周凌虓同学在演奏中十分投入。 (摄影:记者 赖鑫琳)
  • “中国好作业”张黎明专场活动交流音乐会1
    来自不同地区的同学们联奏舒伯特的《军队进行曲》。 (摄影:记者 赖鑫琳)

【聚焦“中国好作业”系列报道之十三】

8月10日上午,一场特殊的音乐会在上海中华职业技术学院奉贤校区举行。说特殊,那是因为音乐会的主角是学生:一部分来自上海奉贤区金汇学校钢琴班,其中绝大部分是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另一部分则是来自上海城区的“中国好作业”活动学员。他们原本素不相识,是上海教育新闻网和《上海中学生报》发起的“中国好作业”活动,将他们联系在了一起。

这道特别的“作业题”名为“与外来务工人员子女一起弹钢琴”,“出题者”是上海电影艺术学院的张黎明教授。

近40度的高温,并不华丽的舞台,却并未影响学生们的参与热情,原因何在?

从“小我”到“大我”

8月10日清晨,上海求真中学的周凌虓、协和双语学校的徐珺琢、上海电影艺术学院的朱思佳等学生早早起床,从市区赶往奉贤金汇。

对于这些“中国好作业”活动的学员而言,一场名为“手手相牵 琴声悠扬”的音乐会即将上演,与他们合奏钢琴乐曲的同学们来自金汇学校,一所随迁子女占到近八成的农村学校。

上午十点,演出正式开始。

舒伯特的《军队进行曲》、冼星海的《保卫黄河》……学生们的双手在琴键上飞舞,敲出雄浑、浪漫的乐曲。

八人联奏、四手联弹、钢琴串烧……学生们的现场演奏形式多样,心有灵犀。

虽然弹奏技巧并不完美,但台下依然掌声雷动。要知道,“临时组队”孩子们的正式合练只有1次;要知道,金汇学校的学生们一年前才接触钢琴!

1小时的音乐会,在钢琴重奏《步步高》中圆满落幕。“中国好作业”的学员们,究竟收获了什么?

协和双语学校的三年级学生徐珺琢坦言,平时自己看得最多的是高楼大厦,对农村学生的生活很不了解。“金汇学校同学们的条件很艰苦,却非常热爱钢琴,这让我非常感动。”

求真中学的周凌虓即将升入初三,虽然学业繁重,但他依然冒着酷暑赶来参加活动。用他的话来说,自己非常享受参与的过程,“既开阔了眼界,又锻炼了能力,收获很大。”

周凌虓的母亲对儿子报名参加“中国好作业”活动非常支持。她说,让城区的孩子走近随迁子女这一群体,与他们一起弹钢琴,她能感受到张黎明教授的良苦用心。她说,现在的孩子往往是独生子女,家人比较宠爱,往往比较以自我为中心。张黎明教授的这道“中国好作业”倡导孩子走出自己的世界,多去观察社会、培育人文情怀,这是非常有意义的,远比参加那些应试培训班要有价值得多。“引导孩子从‘小我’走向‘大我’,这也正是‘中国好作业’的非同寻常之处。”



从钢琴到方言

活动现场,记者遇到了金汇学校校长洪玉龙。为了这场城区孩子与随迁子女的“牵手”音乐会,这个暑假,他和张黎明教授忙碌了很久。

台上合奏的温馨场景,不禁让洪玉龙回想起自己在云南红河支教的难忘经历。

2011年年底,洪玉龙受到国务院扶贫开发领导小组表彰,荣获“全国扶贫开发先进个人”称号,他也是上海唯一一名来自基层学校的代表。这个上海校长原本可在云南红河一中支教一年后返沪,但他却毅然选择留下,一干就是四年多。作为教职工公选的校长,洪玉龙开拓创新,使红河一中“脱胎换骨”,教学水平和高考升学率迅速跃居红河州前列。

在国家级贫困县支教的这段经历,不仅让洪玉龙对“教育公平”这四个字有了更深理解,而且让他对弱势群体家庭孩子的成长倍加关注。回到上海,他愈发坚定信念:要让每一个在学校读书的孩子享受到优质的教育!

洪玉龙面对的现实是,越来越多的本地居民从农村流向城区,而越来越多的外来务工人员成为金汇的常住人口,而且很多打工者都是拖家带口。如今,在金汇学校1700余名学生中,近八成是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

1年多前,因为洪玉龙的呼吁,因为好心人的牵线,上海电影艺术学院无偿捐出50台钢琴供金汇学校使用,而张黎明教授成了金汇学校的“钢琴教师”。每周一从市区赶到金汇义务授课,风雨无阻。“张教授用他的实际行动表明:高雅艺术,其实离农村孩子、随迁子女并不遥远。”洪玉龙这样认为。

如今,金汇学校每个班级都有一台钢琴,钢琴已经融入了孩子们的生活。课间休息,不少学生会围着钢琴轮流弹奏。有时,上课有些累了,老师还会“破例”让学生弹上一曲,让大家放放松。在洪玉龙看来,“钢琴教育不在于让每个学生都成为钢琴家,而在于陶冶情操,让他们感悟美、发现美。”

除了钢琴艺术教育,金汇学校还通过普及书法、开设奉贤方言课程《偒傣话》等多种方式,不断打造特色文化项目。“人人学书法、班班有钢琴、个个懂方言”,在金汇学校已经成为现实。

洪玉龙说,学校所做的一切,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不断提高学生的综合素养,不断增强他们的文化认同,使他们拥有更强的归属感。金汇学校六年级学生小李曾这样表达自己的感受:“在学校里,我感觉不到与当地同学有什么不同,我感受到的是关爱、尊重和接纳。”

目前,上海全市随迁子女已占义务教育学生总数的52%,这些孩子100%能在上海接受免费义务教育,在8个中心城区就读的学生100%进入公办学校。事实上,金汇学校只是上海大力推进教育公平的一个缩影。

在洪玉龙看来,伴随着城市化进程的深入推进,越来越多的随迁子女成为城市一员,这不仅需要通过“中国好作业”等活动创设各种平台,让“同一蓝天下”的孩子们彼此走近、友好相处,更需要通过有针对性的融合教育,在学习、人际交往、心理等方面予以全面指导,促使随迁子女这一群体更好地融入城市。



从自信到快乐

对于农村学生和随迁子女而言,钢琴究竟意味着什么?能带来什么?

一年前,金汇学校的杨宇辰同学在钢琴方面还是“零基础”;一年后,他和同伴们成功合奏了激越的《军队进行曲》。杨宇辰说:“我从来不知道自己对钢琴会那么感兴趣,像是深藏在灵魂里的一个开关被打开了,‘啪’的一声,照亮了前方的一条路。”

在张黎明看来,孩子质朴话语的背后是“自信”和“快乐”,因为他也曾经这样走来。“小时候,我非常喜欢音乐。家里没有钢琴,我就把一根橡皮筋固定在木板两端。一挑一按,也能发出声音。要不就是找来几个空碗,放上高低不一致的自来水,用筷子敲击,7个音符也能流淌出来。那个时候,虽是苦中作乐,也是幸福的!”

张黎明说,自己非常欣慰的是,他在金汇学校钢琴班学生们身上看到,他们学习钢琴毫无功利、不重结果,而是很享受参与的过程,而这种“快乐”在不少城区孩子身上很难发现。

有这样一件事让张黎明记忆犹新:有一个家住上海城区的小女孩曾经跟随2位教师学琴三年,不料最终愤然“砸琴”。 此后,钢琴就这样空置了3年。无奈之下,家长找到张黎明,向他求教。当被问及为何不愿再学钢琴,小女孩的回答引人深思,她说:“弹琴是被迫的,一点也不开心。”

这绝非个案。在与很多家长的交流中,张黎明发现,枯燥的练习似乎成了孩子学琴的唯一方法,获取证书似乎成了孩子学琴的唯一目的。他认为,业余时间学习钢琴,主要目的还是让孩子热爱音乐、享受音乐,而不该是强迫式的,让孩子们痛苦地为了学琴而学琴。

“如果让孩子把学习前人所创造的音乐作为提高素养的一个方面,让他们能以自由放松的心态去欣赏这一人类共有的优秀文化遗产,那么,孩子一定会终生受益。在这一点上,金汇学校钢琴班学生们的快乐体验弥足珍贵。”说这话时,张黎明非常动情。

记者 洪卫林 见习记者 刘时玉

责任编辑:洪卫林
微博关注上海教育新闻网
更多>>

图说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