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畅谈“眼中的好作业” 肺腑之言寄托了怎样的期待? - 上海教育新闻网

学生畅谈“眼中的好作业” 肺腑之言寄托了怎样的期待?

2013-08-13 19:06:25    来源:上海教育新闻网    作者:颜惠芳 宋硕
  • “中国好作业”张黎明导师专场照片
    在“中国好作业”活动中,有很多倡导知行合一的“作业题”。图为“与外来务工人员子女一起弹钢琴”的张黎明导师专场活动中,来自不同区县的同学联奏钢琴。 (摄影:记者 赖鑫琳)

【“聚焦‘中国好作业’”系列报道之十四】

“我眼中的好作业”,这是著名学者周国平布置的“中国好作业”。周国平说,听听孩子的心声,看看他们需要什么,有助于我们思考问题。

值得关注的是,截至目前,这道“作业题”也是学生们阐发心声、递交作品最踊跃的“中国好作业”之一。

究竟怎样的作业才是学生喜闻乐见的“好作业”?他们的心声,寄托了怎样的期待?

数量适当,“好作业”不在量多

有学生在网上这样感叹:“老师拼命布置作业:双休日布置小长假的量,在小长假布置寒假的量,在寒假布置暑假的量……”“刚上初中,暑假作业就有《暑假生活》,8套数学卷、4套英语卷、6套语文卷,还都是两张那种……”“暑假还没开始,爸爸妈妈已经给我买了许多卷子……”

老师和家长都希望学生通过反复练习,取得熟能生巧的效果,但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作业量太大,反而会让学生失去“攻关”的耐心。加之假期里缺少监督,为了应付做不完的作业,学生潦草乱填、抄袭答案甚至找人代写的现象屡见不鲜。一名高一学生直言,暑假里语文作业有一项是要求他们买一本古文的练习书,巨厚无比,形似“砖头”,“老师要求我们每天做还要圈划,翻字典,整理重点,关键是后面都有答案。所以大部分同学都把答案撕下来然后抄。”

金山区教师进修学院副院长陆丁龙认为,学生抱怨作业量大,究其原因,是一些学校没有从课程建设的高度对待暑假作业,教师没有将对暑假作业的科学设计纳入到学期教育计划之中。教师的教育教学效率低,不能把学科能力、学科知识及背后的思维方法融入暑假作业,直接导致过量和低层次的假期作业大行其道。同时,学生自我规划能力、自我管理能力和自主学习能力的缺失,也为质次暑假作业的滋生提供了“土壤”。

上海教育新闻网的一项网上调查显示,超过50%的学生表示,除了学校里的作业,家长还会另外布置作业。对于这种“加码”现象,陆丁龙认为,家长望子成龙心切可以理解,但盲目从众并不可取。在大力推进义务教育均衡的同时,学校乃至社会也应加大引导力度,而不是助长“教育焦虑”。“我们应大力宣传科学的教育理念和多元成才的观念,让更多家长意识到,‘读名校’、‘当白领’并非孩子成才的唯一路径。唯有如此,才能还学生一个良好、正常的学习环境,不再让他们不堪重负。”



注重质量,做完作业有收获

除了“量”的问题,在不少学生看来,学校布置作业的“质”也有待提高。机械式作业、惩罚式作业、统一化作业,让他们觉得很“无趣”。

“枯燥抄写”是学生最反感的作业形式。上海回民中学的戴艺群同学就吐槽道:“我觉得最头疼和无意义的暑假作业,就是抄写。不但抄得手酸心烦,而且没有丝毫提高,根本就是浪费时间。”

其实,绝大多数学生并不讨厌“作业”本身,而是讨厌没有质量的作业。“为何我们讨厌作业?因为我们觉得它做不做没有区别。真正好的作业是做完后能得到一些感悟,能在作业中看到今天收获了什么,而不是一遍一遍地写概念。”上海大学附属学校六(3)班的孙烨婷在网上发出感慨。

王恕宬是上海师范大学附属卢湾实验小学的学生,虽然才三年级,但他对“我眼中的好作业”有着生动诠释。王恕宬说,“‘好作业’不是课本内容简简单单地重复抄写,而是对课本内容的进一步消化和吸收;不是机械地做大量书本上的习题,而是需要积极开动脑筋,阅读、观察、思考、实践、写作相结合的活动;不是仅仅局限于课本的内容,而是广泛的课外阅读,最大可能地拓宽自己的视野,提升自己观察世界的高度。”

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系教授周彬分析说,一些质量不高的“作业”、“神题”被学生频频吐槽,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教师并未对作业精挑细选。如今,学校对教师的考核大多体现在课堂教学上,而对于暑假作业的考核机制、考核要求并不多,这会导致一些教师在布置作业时重数量、轻质量。二是不少作业的设计仍然停留在“为了考试而作业”的功利层面,这就使得作业往往缺少对学生素质、能力的培养,缺少让他们深入思考的空间。

在格致中学高一(8)班的杨亦辰看来,高质量的“好作业”需要激发起学生的兴趣,让他们学有所获。她说,进入高中后,每个假期都会有老师推荐的书目,比如龙应台的《看见》、李泽厚的《美的历程》等等,这让她读的书不再仅限于初中时的儿童读物,视野变得更加广阔。书单中还有不少关于历史的读物,一直被历史闹得头疼的她也渐渐对历史有了兴趣。杨亦辰说,这样的作业,她非常乐于完成。 



知行合一,让学生自主选择

“‘好作业’就是我愿意主动去做的作业,而且通过努力可以很好地完成的作业。‘好作业’是完成了这个作业可以触类旁通,是具有启发性的作业,是‘渔’而不只是‘鱼’。”作出这番解读的是上外黄浦外国语小学的三(4)班的王昱洋。

事实上,很多学生都与王昱洋一样,有着共同的期待,那就是希望作业的形式更为多样,让孩子拥有自主选择权。进才中学北校预备(8)班的陈玺竹说:“在我们平时的生活中,最经常做的就是练习本,抄写,背诵等等。相比之下,我更希望多一些实践,调查之类的作业。走出家门,查阅书籍寻找答案,而不是‘百度一下,你就知道’”。上海阳光外国语学校的高俊豪同学说,“中国好作业”之所以是好作业,就是因为它会有很多种不同的答案。“去实践或体验其中的过程,这就是我心中的好作业。”

著名教育学者熊丙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在现有的教育评价体系下,学生自我选择的空间极其有限。在“中国好作业”的活动中,学生可能会有几天解脱的时间,但从整个暑假来看,学生更多的时间是充斥在各种辅导班、培训班、学科作业里,这种现实无法回避。

学生自主选择权的缺失,也正是“中国好作业”活动推出的背景。从学生们喜爱的“好作业”中,也传递出一些耐人寻味的信息。

截至目前,64道“中国好作业”的参与率为100%,已有2000多名青少年上传作业,涵盖实践类、创意类、人文类、科技类、调查类等多种类型。其中,“我心中喜爱的校服”、“我眼中的好作业”、“家中寻宝”、“记录日平均PM2.5数值”、“走出家门看世界”、“记录最美的上海”、“每天帮家人做一件快乐的事”、“拍拍家人”、“谁不说俺家乡美”等诸多“好作业”受到学生热捧。形式新颖、贴近学生、实践性强、知行合一,这是它们的共同特点。

不仅是“中国好作业”活动在助推素质教育,这个夏天,不少上海学校的暑假作业也发生着喜人的转变。

与往年不同的是,上海崇明县堡镇中学今年的暑期作业增加了阅读、视听和综合培养类作业。学校向学生积极推荐“焦点访谈”、“艺术人生”、“百家讲坛”、“走进科学”等优秀电视节目,并列出收看指南;虹口区江湾镇街道钟山初级中学同学们走出家门,自制江湾古镇旅游图;上外附属大境中学270多位高二学生去联华超市、银行和幼儿园等50余家“职场”,进行职业体验……

“暑假作业是必不可少的,当务之急是取消单一模式,让学生有自主选择的权利。”在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系教授周彬看来,还学生以作业的选择权,让学生真正成为作业的主人,才能真正将枯燥的“暑假作业”变成妙趣横生的“暑假游戏”。

这些天,每天都有学生在网上畅谈“我眼中的好作业”,每篇作业都蕴含着期待。

奉贤中学潘舒圆同学的话发人深省。她说,我眼中的“好作业”,是抛开那些浪费时间的,比如抄写;是针对各个生命的独立体,每个人有所长有所短;是松紧有度的,鄙人反对考试前高强度的练习;是带有探索性的未知;是枯燥中萌生的乐趣。

记者 颜惠芳 宋硕

 

责任编辑:洪卫林
微博关注上海教育新闻网
更多>>

图说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