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教育亲历者和研究者的思考

2018-05-11 14:44:35    来源:中国教育报    作者:苏智欣

美国教育关注学生批判性思维、独立性、个性和创造力的培养,是值得中国教育学习和借鉴的,然而在基础知识教授和训练方面,却存在很多问题。中国科学院院士杨振宁曾说过“美国教育绝对不比中国好”。对于这个观点,从事中美比较教育研究30余年的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北岭)教育学院教授苏智欣深表赞同,结合自己的研究、观察和生活经历深入分析杨振宁的观点,理性解读美国的基础教育。中国科学院院士杨振宁曾在清华大学的发言中表示,“美国教育绝对不比中国好”。这引起了各界人士的关注。他观察到,今天中国的大部分家长和教育者都有一个误区——美国的中小学更好。

作为常年从事中美教育交流与比较的教育研究者,我认同杨振宁的观点。我在中国出生、长大,读完中小学和大学本科之后出国留学,接着在中国教育部工作了几年再去美国大学攻读研究生学位,并在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做教学和研究的工作。我的女儿在美国出生长大并在美国读了中小学和大学本科、研究生。

一路走来,我一直在比较我和女儿在中国和美国所接受的两种不同的基础教育,同时也开展了多项中美教育的比较研究。因此,我希望分享一些自己的观察和体会,帮助中国家长与学生进一步了解中美教育之间的差距和根源,并加深理解杨振宁的观点。

美国中小学放松学业要求,导致学习上的差距

美国当代著名教育思想家和改革家、我的导师古德莱得在《一个称作学校的地方》中总结了美国中小学校的办学目标。其中首要的目标是基础知识教育,因为这是一切教育,包括创新教育的基础。对比中国和世界其他国家所推崇的教育目标,中国尽管在不同时期会有很多时尚和新鲜的提法,但是最终一致的共识还是基础知识教育最重要。在这方面,中国的中小学的确比美国中小学做得更好。

2009年,中国上海的15岁初中生首次参加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以下简称经合组织)主办的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测试,并一举拿下阅读、数学和科学成绩世界第一的桂冠。3年之后,上海学生在该测试中重现辉煌,再次获得这些基础学科成绩世界第一的优异成绩。相比之下,美国学生在历届国际学生评估项目测试中的各科成绩都位居中下游。经合组织的学者通过研究确定,美国学生的成绩比其他高水平国家学生的成绩落后两个半年级。

其实,美国的比较教育学者早在20多年前就发现美国学生和亚洲学生之间存在着显著的“学习上的差距”。美国教师和亚洲教师之间也存在着很多“教学上的差距”,从教学目的、环境和文化背景到教师的素质和职前教育、在职培训等,从教师备课的方式到教学的组织形式,都有很大的差别。

通过历年研究,我和美国的比较教育学者也发现,到小学五年级时,中国学生的语文和数学基础知识已经比美国学生高出两个年级。到了中学阶段,这个差距继续拉开,特别是在数理学习方面。在高中阶段,中国学生平均要比美国学生多花两倍的时间学习生物和化学,多花三倍多的时间学习物理。美国有的高中生可以不上一门物理或化学课就高中毕业。

为了保证高中毕业生的基础知识水平,美国加利福尼亚州教育委员会在2006—2016年要求所有高中毕业生必须通过高中毕业考试。该考试的语文水平是十年级(相当于中国高一)的标准,而数学水平是九年级(相当于中国初三)的标准。即使这样,许多高中生还是不能通过这项考试,并因此失去毕业文凭。有的家长甚至为此上告学校给学生安排这种“太难”的毕业考试。2016年初,因为学校已经开始实施全美核心课程标准,加利福尼亚州教育委员会宣布暂停这项高中毕业考试,实际上是进一步放松了高中毕业的要求。

在美国,很多高中毕业生进入大学之后,语文和数学基础知识比较薄弱,无法很好地学习大学课程。因此,美国的公立大学普遍设置了中学语文和数学基础的补习课程,并将其称作“发展性课程”,不计入大学学分。许多学生因为参加补课和经费缺乏,只好拖延本科学习的时间,迟迟不能毕业。我所在的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的四年本科毕业率仅为19%。因此,如何提高本科生四年毕业率也是美国高等教育改革的最大挑战之一。

与此同时,美国的高中争相开设了大学先修课程(AP或IB课程),供少数学业超前的学生选修。然而高中教师并没有参加过大学课程教学的培训,多数人没有能力教授大学的课程内容,有的教师在网络上随意下载一些信息塞给学生,让他们自学成才或找家长帮忙。

事实上,大多数美国学生也没有能力或时间选修在高中开设的大学先修课程。这是美国教育体系的严重弊病和畸形发展。一方面,高中开办力所不及和低质量的大学课程,满足少数学生的兴趣;另一方面,大学需要开设大量的中学基础知识补习课程,帮助不合格的本科生提高最基本的知识水平。

教学组织形式是差距的根源

我第一次认识到中美基础教育方面的差距是在30多年之前。那时我刚到美国华盛顿大学读研。有一门必修课是教育统计学。我的美国同学纷纷谈虎色变,告诉我这是最难的课,很多人第一次修这门课都会不及格。但是我后来发现,这只是中国初中水平的数学,根本不难,很容易获取A的成绩。

第二次感到这个差距是在20多年前,我的外甥女因父母在美进修,从南京的一个普通小学四年级转学到洛杉矶郊区的一所普通小学。尽管她一句英语也不会说,但是数学测试显示她已经达到美国小学六年级的水平。美国学校的长处是注重学生个人发展的情况并因材施教,允许学生有不同的学习进度。因此教师一边辅导她学习基础英语,一边超越年级水平教她学习六年级的数学。一年之后,她各科的成绩,包括语文与写作,都超过美国学生,于是她被誉为“天才学生”。

美国小学的包班制和多科教学制要求每个小学教师教授所有科目的课程。教师每天讲课时间长达6—7个小时,因此他们备课时间很少,更没有时间与其他教师交流或一起备课。为了应付如此繁重的教学任务,美国教师的妥协办法是不给学生布置或者很少布置需要自己花时间批改的基本功作业,特别是数学和写作;不给学生提供纠正性的反馈,也不给学生和家长提供个别辅导与咨询。

美国小学强调阅读,因此大多数小学教师是文科出身,一些教师本身对数学就有惧怕和回避的心理,对数学采取少教或跳跃式的教法,甚至跳过一些关键内容,因此留下很多“漏洞”,并使学生对数学产生了惧怕的心态。而且,大多数美国学生家长并没有关注到这方面的问题,他们的孩子便带着这些知识“漏洞”继续进入中学和大学,在学习方面当然会遇到很多麻烦和困难,特别是数学、物理、化学等学科。

为此,美国的中学和大学花费了大量精力开设补习课程,同时开展科学、技术、工程、数学(STEM)教育,希望提高学生对科技、工程和数学科目的兴趣和能力。但是,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补上学生在基础知识方面的漏洞,还必须从小学教育开始,彻底废除包班制和多科教学制。

美国一些比较教育学者早已察觉到美国学生和亚洲学生之间存在着显著的学习上的差距和教学上的差距。他们试着介绍和推广中国和日本学校的教学模式和经验,但是美国学校的文化趋向保守,抵制改革。因此,正如杨振宁的观察,美国的基础教育绝对不比中国好,并且在短时间内不可能发生巨大变革。

“宽松”的学校和社会并不利于基础教育

杨振宁还表示,把中学生送去美国接受教育是件非常危险的事情,因为美国社会较为宽松。当然,它的好处是容易促进一个人个性的发展,非常聪明的小孩在美国可以海阔天空,不需要规规矩矩地读书,可以自由接触知识和活动,很好地发展。但是,一般的学生进入美国学校后,不管他在哪所中学,都会认识很多“不良行为”的同学。年轻人受了这些同学的影响就可能堕落,而且是很难逆转的。

根据2018年美国青少年康复中心的最新数据,35.1%的高中毕业班(十二年级)学生在过去一年里吸过大麻,其中有6%的人每天用大麻,而81%的十二年级学生说他们可以很容易获得大麻。美国有些州已经将种植大麻合法化,更加便于大麻的流通和使用。除了吸大麻和其他毒品,还有酗酒问题。最新数据表明,美国68%的十二年级学生尝试过酗酒,比吸大麻的人更多。近年来,在美国21岁以下的青少年当中,每年大约有20万人因为酗酒去看急诊,而4300人最终死于酗酒。大约86%的青少年知道他们的同伴在吸毒和酗酒。而且,最受中学生喜欢的同伴往往不是学习拔尖的“书呆子”,而是吸毒和酗酒的“酷”朋友。

古德莱得关于美国学校的研究结果表明,青少年在青春叛逆期,大多不愿意听取家长和老师的意见,而极易受到同伴的影响和社会潮流的冲击。同伴欺凌和校园暴力也是美国学校常见的问题。但是,美国的公立学校不设置德育课程也没有班级的建制和班主任的责任制,学生处于松弛游离状态,他们的行为也得不到很好的约束。从初中开始到大学毕业,美国学生是走班上课,没有固定的教室和老师,组织更加松散,活动也更加自由。虽然美国中学设有专职的咨询员,但一般是一个人为近百人或几百人服务,重点是给学生排课,而不是过问和处理学生的品行问题。

美国的优势是研究生教育

杨振宁说:“一个比较好的学生,考进中国一所比较好的大学,在这个学校获得了学士学位后,再送到美国去念研究生。”我完全同意杨振宁的建议,因为美国教育的突出优势不在中小学教育,也不是本科教育,而是研究生教育。

今年,陕西师范大学和斯坦福大学学者合作发表的研究综述论文明确指出,在数理和批判性思维的一系列测试中,中国大学主修工程的本科一年级学生比美国和俄罗斯同级大学生的水平高出二到三个年级。因此中国学生似乎没有必要到美国大学攻读本科学位。我自己是在中国读完大学本科又工作了几年,才到美国读研的。在美国和中国工作的很多成功学者也有这种经历。印度裔的硅谷高管几乎全部是在印度读完本科之后才到美国读研和工作的。

美国大学研究生阶段的教育资源充足、师资力量雄厚、科研设备齐全。历史事实证明,美国大学的研究生院已经成功地吸引了世界各地大批的精英人才读研、参与科研并留在美国大学和科技部门工作,为美国的一流大学建设和先进科技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这也是美国如此薄弱的基础教育能够支撑如此强大的科技事业的奥秘。

应该看到的是,美国的中小学教育和大学本科教育中也有许多值得中国学校借鉴的地方,比如对学生批判性思维、独立性、个性和创造力的培养。我惊喜地发现,一些美国教师不顾标准化考试的压力,积极设计和安排学生参加有创意、有趣味但对考试根本无用的动手实践活动,比如给家人或社会上需要帮助和温暖的人自制有特色的节日礼品,美国教师甚至自己花钱购买活动用品和加工原料。

美国的家长一般都会支持精心策划、安全可靠并且不需要家长和学校额外花费的出国学习项目,但绝不会盲目地耗尽钱财将孩子送到某一个国家去留学。因此,对于中国教育来说,中美学校之间建立起良好的合作关系,开展定期教师和学生的交流学习活动,为交换人员安排好可靠的寄宿家庭和指导教师,就是很好的赴美学习机会。

美国大学本科教育也有很多优势,尤其是在安排和鼓励学生参加实践性的学习活动方面。中国大学生在本科期间,如果能通过校际交流和妥善安排到美国大学游学一学期或一学年,就有机会参与这样的学习活动。许多美国大学生都喜欢在读本科期间到其他国家的合作大学游学一年,但他们一般会回到自己的大学完成本科学业并获取学位。这已经成为美国大学安排学生出国留学的最佳方式,也值得中国高校借鉴。

(作者:苏智欣,系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北岭)教育学院教育管理学教授)


责任编辑:陆芸
微博关注上海教育新闻网
更多>>

图说教育

主办单位:上海教育报刊总社